彩票信誉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英语学习 > 行业英语 > 金融证券英语 > >

吴晓求:中国资本市场应放在大国之路框架下思考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由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证券报》社主办的“第十九届(2015年度)中国资本市场论坛”于1月17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上图为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刘海伟 )

  由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证券报》社主办的“第十九届(2015年度)中国资本市场论坛”于1月17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上图为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刘海伟 )

  新浪财经讯 由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证券报》社主办的“第十九届(2015年度)中国资本市场论坛”于1月17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主题为“中国资本市场:开放与国际化”。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微博]在发言时表示,中国的资本市场应该放在大国之路的框架下来思考。

  大国金融至少有三个元素,吴晓求指出,第一是要有一个发达透明的金融市场,第二是富有国际竞争力的金融机构,第三是国际化的货币。

  以下是文字实录:

  吴晓求:尊敬的黄老师、各位领导、各位同学、各位来宾,非常荣幸大家出席这个论坛,刚才赵锡军教授讲了,这个论坛已经开了19年了,这是一个第一。还有一个第一没有说,黄老师是从第一届一直到现在每年都参加,这对我们是莫大的精神鼓励。在前面几届,黄老师还发表过非常简短精彩的演讲,后来他说他不再讲了,这是一个。

  还有两个第一我说一下,第一届96年的时候在国际会议中心,演讲嘉宾这里有一位就是宁吉喆主任,我们坐隔壁,年轻的时候我们经常讨论问题,他的口才非常好,记忆力非常强,他甚至知道八路军第几旅的旅长是谁。他那时候是国家发改委产业政策司副处长。主要讲产业的发展。这19年过去了,他从副处长坐到了部长。我19年前是教授,现在仍然是教授。

  我今天要讲的就是大国的资本市场,现在中国处在变化之中,我们目前发展资本市场都是在用实用主义的眼光来看,显然从今天来看,总书记有很多战略目标,我想中国的资本市场应该放在大国之路的框架下来思考。因为中国经济是大国经济,显然要有一个相匹配的大国金融。大国金融是什么?它有哪些结构性元素,这是需要认真研究和思考的。我们改革开放应该是放在大国金融的框架下来加以设计。

  我想大国金融至少有三个元素,结构性元素非常重要。

  第一显然是要有一个发达透明的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发达、透明、开放,基于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个金融市场。因为这涉及到未来中国所要构建的国际金融中心性质是什么,解决他的性质是财富管理组织,全世界人民币计价资产的交易中心。这样的市场是大国金融的一个基石。

  第二一定是富有国际竞争力的金融机构,也是大国金融一个必备元素。如果市场很大,但是机构很弱,很难是大国金融。美国市场很大,金融机构也很强大,有很强的定价能力、执行能力。

  第三就是大国金融中的货币一定是国际化的货币。他有一个步骤,最终都要成为一个主流货币。

  这是我想象之中的中国要构建大国金融的三个重要元素。这三个重要元素其中最重要的一定是市场。没有市场,人民币国际化是很难完成,因为这个市场没有投资价值,市场规模非常小,但有一个强大的人民币,我不相信。美元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有强大的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有一个强大的市场就会让他拥有在国际上有竞争力的金融机构,我想这应该是成立的。

  在我的理念中,我们所追求的大国金融的基石,就应该是发达、透明、开放、具有财富管理功能的国际金融中心,也就是资本市场,这是我想说的第一个,我们应该放在这么大的视野下来看待和发展中国的资本市场。

  如果说这个思路是确定的,我们就要思考建设中国的资本市场的战略目标是什么,就是自娱自乐吗,显然不是。就是简单为国有企业融资方便吗?显然也不是。我们甚至也不完全主要是为改制服务,虽然这非常重要。发展资本市场,我们的目标一定是建设新时期的国际金融中心。

  09年4月国务院发布了把上海建成与中国经济相匹配,与人民币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决定,这个决定是非常正确的。这也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我们所有的改革,所有的目标设计都应该放在把中国资本市场建立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框下。解决我们目前的现实问题,比我们所要追求的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相去甚远。无论是我们的基础,资产价值还是法律,投资者结构,金融机构等等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如果按照国务院设定的目标,到2020年,我们时间非常短,一定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可能是一个口号,但的确也只能这么做。先做深化改革,改什么呢?我想主要是先从制度上要改,因为证券市场环节非常多,我在想重点在三个地方必须改。

  第一是发行制度的改革,以注册制为标志,推动中国资本市场向市场化方向改革,以这个为突破。我们推动注册制改革,主要是加大市场对发行的约束,有利于推动市场的共鸣度。第二要推动并购重组规则调整,目前并购重组规则太繁琐,不利于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第三就是退市机制要严格执行,第一目标就是市场化,向市场化方向走。十八届三中全会做了非常明确的决定,市场在证券化金融资产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证券化的金融资产配置首先就是IPO发行,再是二次发行,再是增发,再是退市,这个基本环节已经确立。

  第二,改变的重点是法律,中国的法律必须调整,首先要修改证券法。同时还要突破“让什么样的企业上市是恰当的”这个问题,中国资本市场是财富管理的市场,资产一定要有价值,而不是要有重要性。所以要修改选择上市公司的标准,我们过去太注重公司现状的盈利。我们所有公司要上市必须要盈利,实际上很多公司可能不盈利,但他是代表未来的,特别是高科技公司。中国上市公司中工业企业非常多,他的高科技企业非常少,这些企业是有价值的,这个标准要调整,法律要修改,要调整理念。

  第三就是要扩大开放,我认为首先要从资本进入开始,开放顺序是要境外资本有序并且更多的进入中国市场,外国企业到中国来上市可以放在后面。沪港通的价值包括深港通可能要超过国际板的价值。开放更多外国资本进入中国是开放的第一顺序。这些都是在“把中国资本市场建设成为新时期的国际金融中心”这个大的目标下思考的。如果在这个大目标下思考,这些东西马上找到,没有大的目标,显然这些东西找不到。

  我要讲的就是这些,谢谢大家。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